电脑版

判赔5.5亿!光大证券MPS踩雷最新进展来了

时间:2020-05-20 11:33    来源:金融界

光大证券(601788)MPS踩雷事件中的官司有了新进展。

根据光大证券最新发布的仲裁进展公告,其孙公司被判支付申请人投资本金4亿元及相应预期收益、律师费、仲裁费等相关费用。如果连带计算上月底披露的另一起仲裁案件中的1.5亿元,该孙公司近期已累计被判支付5.5亿元投资本金。

而因为MPS踩雷事件,光大证券方面已为此累计计提预计负债超30亿元。

两裁决落地:光大证券孙公司累计被判赔5.5亿元

5月11日晚间,光大证券发布公告,称公司下属孙公司光大浸辉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大浸辉”)于近日收到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的裁决书,裁决被申请人光大浸辉支付申请人上海华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瑞银行”)投资本金 4 亿元及相应预期收益、律师费、仲裁费等相关费用。

而在此前的4月30日,光大证券就曾发布公告称,光大浸辉收到上海国际仲裁中心裁决书,裁决被申请人光大浸辉、暴风(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群畅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支付申请人恒祥投资的投资本金 1.5 亿元及相应预期收益、律师费、仲裁费等相关费用。

这也意味着,因MPS踩雷事件,光大浸辉近期已累计被判赔投资本金5.5亿元。

光大证券在上述两份公告中均表示,公司将督促光大浸辉按照司法程序积极应对,履行好相应职责,切实维护公司及投资者利益。基于谨慎性原则,公司 2019 年度计提了相应预计负债,目前,本公司经营管理情况一切正常,财务状况稳健,流动性充裕。

针对两起仲裁裁决,光大证券方面回应媒体表示,该公司会尊重法律结果,有责必担,无责配合。该公司对相关事项高度重视,一直在妥善处理MPS项目的处置及化解工作,督促光大资本及其子公司采取境内外追偿等处置措施。

前情回顾:数十亿投资折戟海外体育市场

光大证券MPS踩雷事件,要从2016年的海外投资说起。

2016年,作为光大证券孙公司的光大浸辉,联合暴风集团下属公司暴风(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公司设立了浸鑫基金,规模共计52.03亿元。浸鑫基金于同年5月以47亿元的价格收购了英国体育版权巨头MP&Silva Holdings S.A(以下简称“MPS公司”)65%股权。

本想做一笔大买卖,没想到却爆了雷。由于此后MPS公司陷入经营困境,最后更是因为无力偿还债务,于2018年10月被英国法院宣布破产清算,浸鑫基金因此也未能按原计划实现顺利退出,这笔数十亿元的海外体育市场投资打了水漂。2019年2月25日,浸鑫基金投资期限届满到期。

更关键的是,浸鑫基金进行了结构化设计,其中包括了优先级出资人、中间级投资人和劣后级投资人。而优先级投资人的出资金额为32亿元,其中招商银行通过招商财富出资28亿元,华瑞银行通过爱建信托作为另一优先级投资人出资4亿元。而光大证券子公司光大资本和暴风集团分别以LP身份出资的6000万元和2亿元则均是劣后级出资。

2019年2月,光大证券公告称,浸鑫基金中,两名优先级合伙人的利益相关方各出示一份光大资本盖章的《差额补足函》,主要内容为在优先级合伙人不能实现退出时,由光大资本承担相应的差额补足义务。但目前该《差额补足函》的有效性存有争议,光大资本的实际法律义务尚待判断。

天眼查显示,浸鑫基金共有14名投资人,其中招商财富持股比例为53.82%,光大资本持股比例为1.15%,浸鑫基金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上海群畅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光大浸辉、暴风(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判赔5.5亿!光大证券MPS踩雷最新进展来了

对簿公堂:光大浸辉曾主张仲裁条款无效

投资折戟,作为浸鑫基金中劣后级投资人之一的光大证券方面开始遭遇索赔。

2018年10月,光大证券在其2018年三季报中披露,2018年10月22日,光大浸辉收到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签发的仲裁通知,申请人华瑞银行因与光大浸辉之《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合伙协议之补充协议》争议事宜,请求裁决光大浸辉向其支付投资本金、投资收益、违约金、律师费、仲裁费等合计人民币约4.52亿元。

而来自招商银行方面的巨额索赔更是让市场震动。2019年5月31日,光大证券公告称,浸鑫基金中的一家优先级合伙人之利益相关方---招商银行作为原告,因前述公告中提及的《差额补足函》相关纠纷,对光大资本提起诉讼,要求光大资本履行相关差额补足义务,诉讼金额约为34.89亿元人民币。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一份2019年1月2日作出的民事裁定书显示,光大浸辉与华瑞银行曾就仲裁条款的效力问题对簿公堂。

裁判文书显示,光大浸辉公司称,其与华瑞银行、案外人浸鑫基金于2016年5月20日签订《关于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合伙协议之补充协议》(以下简称“补充协议”)。因该补充协议内容实际处分了另一位案外人爱建信托的权利,属于无权处分,故该补充协议无效。同时,补充协议内容实际损害了浸鑫企业其他合伙人的权利。另,现光大浸辉公司对补充协议中加盖的公司印章是否代表了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存疑。故请求法院确认涉案补充协议中的仲裁条款无效。

华瑞银行则表示,光大浸辉公司主张仲裁条款无效的理由不能成立:

1、爱建信托只是华瑞银行的一个受托方,华瑞银行是通过爱建信托认购了基金的份额,这个事实已经向光大浸辉公司披露,而且光大浸辉公司对此是明确知悉的,故不存在无权处分的情形。

2、关于是否损害第三方的权利问题。本案审查的不是合伙协议或者补充协议的效力。更何况补充协议是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没有违反禁止性法律规定,理应合法有效。此外,根据《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合伙协议》第9.5.2、9.5.3条约定,也不需要征求其他合伙人同意。

3、光大浸辉公司在补充协议上的盖章应当是代表单位法人的意思表示,光大浸辉公司的公章对外也应是代表了法人的真实意思表示。综上,请求人民法院驳回光大浸辉公司的申请。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最终裁定,驳回光大浸辉要求确认补充协议中的仲裁条款为无效的申请。

判赔5.5亿!光大证券MPS踩雷最新进展来了

代价不小:累计计提预计负债超30亿元

MPS踩雷事件显然让光大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2019年8月,光大证券董事长闫峻在2019年中期业绩说明会上表示,2019年以来,公司深刻反思MPS事件中的深层次问题,同时已启动了风险体系的全面梳理和彻底整改,调换了风控领域的一系列负责人。对于MPS事件相关责任人,公司加大问责力度,8名主要人员已被严肃问责。

2020年3月,光大证券在2019年年报中称,根据全资子公司光大资本所涉MPS事项及其进展,公司基于谨慎性原则,于报告期内计提了16.11亿元预计负债。

而如果再算上公司在2018年年报中对MPS项目计提的14亿元预计负债,这意味着仅在2018和2019两个年度,光大证券针对MPS事项的潜在风险累计计提预计负债就超过了30亿元。